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陶洪寿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险山恶水从容行——评陶洪寿画作《细雨骑驴下荆门》

2014-11-10 15:16:17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陶洪寿画作《细雨骑驴下荆门》

  陶洪寿先生是主攻山水的画家,作为其评论员,自然要点评一下他的山水画。我国幅员辽阔,不同区域的山水风格迥异,北方的白山黑水雄伟险峻,像一部部武侠小说;南方的山山水水则秀丽灵动,恍若一首首散文诗。

  今天我和大家共同欣赏的陶老画作虽表现的是华中山水,却要用险山恶水来形容,因为从画作的题目看,荆门是一座山的名字,在今湖北宜都县西北的长江南岸,隔江与虎牙山对峙,战国时为楚国的西方门户,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

  黄宾虹先生曾经说过书画有三重境界:“画有初观之令人惊叹其技能之精工,谛审之而无天趣者,为下品。初见为佳,久视也不觉其可厌,是为中品。初视不甚佳,谛视而起佳处为人所不能到,且与人以不易知,此画事之重要在用笔,此为上品。”余观此画,便是不可多得的上品。为何如此说呢?初观该幅作品便能感受到作者用笔粗犷,山高水湍尽在眼前,除此之外,似无特别之处。可结合画面上的一人一驴以及题目,整幅作品构思就显得巧妙无比。那一人一驴在画面上所占比例是极小的,这就强烈地忖托出山势的巍峨和水流的浩荡。骑驴人的着色也用心良苦,是出挑的蓝色,不至于因为物象的微乎其微而被忽略掉。驴子是行走缓慢的动物,题目中“细雨骑驴”四字营造出一种不慌不忙的意境。试想,倘若把“细雨”换成“暴雨”,或者把“驴”换成“马”,那种意境岂不是破坏掉了?

  我联想起李白的诗《秋下荆门》:“霜落荆门江树空,布帆无恙挂秋风。此行不为鲈鱼鲙,自爱名山入剡中。”下了荆门就意味着告别了巴山蜀水。想来陶老是拟通过作品抒发自己人老心不老、不甘囿于一隅,愿不畏艰险、从容不迫闯世界的豪迈心情吧。我喜欢《三国演义》中的赵云,于千军万马中救幼主竟面不改色心不跳。陶老虽是一介文人,却颇有常山赵子龙的气度,我向他致敬。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陶洪寿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